興城信息網

當殘障人士想玩電子游戲,他該做什么?

2020-03-12 14:57:06

防雷器 https://www.aumego.com/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等待魚魚

來源:游戲篝火營地(ID:gamebonfire)

疫情導致的長假讓很多人覺得無聊。在最初的半個月,我把一直沒時間玩的游戲都玩了個遍,包括快遞擱淺和不斷重生的蓋儂,都被我努力通關 —— 甚至學生時期的《鋼鐵雄心 3》都被我翻了出來 ——《文明 6》真的不敢再玩,那恐怕需要我再當一次學生。

事已至此,我突然想起了 mud,于是下載了 Zmud 客戶端,準備玩一會兒北俠。因為年代久遠,很多基本操作都忘得一干二凈,就上網搜索、想要依葫蘆畫瓢,卻意外發現了一個新天地。

殘障人士游戲的天地。

專屬視障玩家的電子游戲

熟悉 mud 游戲的玩家都知道,mud 游戲的客戶端是許多游戲共用的。只需下載一種客戶端,設置好對應的連接地址等參數,就可以登錄各個服務器,體驗不同游戲。我在搜索北俠各種操作指令的時候,發現了一份「年久失修」的 mud 游戲服務器列表,進而誤打誤撞進入了一個專門為視障人士免費提供游戲的網站 —— 這個網站有不少 mud 游戲。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里不僅有 mud 游戲,還有供視障玩家游玩的 AVG、FPS 甚至是視障版本的《植物大戰僵尸》。

有些朋友可能會想,不管是電腦還是主機、甚至包括手機游戲都需要用屏幕來輸出大量信息,可以說電子游戲從當年的《乒乓》開始,就跟屏幕牢牢綁定了。既然如此,視障玩家怎么玩游戲?

其實并不需要太多的復雜途徑,就是用耳朵聽。

僅靠耳朵就能獲取足夠信息進行游玩的游戲,其實早就出現了。1974 年雅達利曾推出一款叫《Touch me》的街機游戲,歪打正著地為視障玩家提供了與普通玩家同等的體驗;而英年早逝的鬼才制作人飯野賢治,也曾在 1997 年推出無畫面游戲《真實之聲:風的遺憾》,當時引起了激烈爭論。

就目前而言,讀屏軟件和語音輸入軟件功能已經比較強大,基本可以做到用語音復現屏幕內容特別是文字信息,也能將使用者的語音比較精準地轉換、輸入。這個輸出 —— 輸入的循環,恰好跟 mud 游戲的操作方式高度契合,這也是視障玩家偏愛 mud 的原因。不過,即便如此,mud 的界面和信息對于他們來說依然比較復雜,幸好有同是視障玩家的有心人,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開發出相應的輔助軟件,幫助進行無障礙操作。由此,在 mud 領域,視障玩家幾乎和普通玩家擁有一樣的游戲體驗。

此外,為視障玩家開發的 AVG 游戲則類似早些年很流行的密室逃脫和尋寶的網頁游戲,不過在劇情上要有趣一些。而 FPS 游戲的操作方式極端依賴「聽聲辨位」,完全用不到鼠標,相應地,音效和音樂都很有沉浸感。

至于視障版本的《植物大戰僵尸》,則更加超乎我們的想象。沒有后院的格子、沒有從天而降的陽光、沒有種類繁多的植物和躲在屏幕左側的腦子,更沒有形形色色從右向左進發的喪尸們。只有一個簡單的對話框,為玩家描述當前的游戲進程。玩家通過語音提示,用鍵盤進行操作,一樣可以規劃布局、擊退喪尸。

視障玩家或許無法使用屏幕,但在各種輔助工具的幫助下,通過聽覺,依然可以無障礙地游玩為他們專門制作的游戲,部分地享受到電子游戲帶給我們的樂趣。

殘障玩家能玩 3A 嗎?

電子游戲的英語是 videogame,相比于失去屏幕只能依靠聽覺的視障玩家 —— 這樣說或許有些殘忍 —— 聽障玩家失去音效,仿佛是不幸中的幸運。

3A 大作自不用提,如今稍有牌面的游戲都會加上字幕,更有一些游戲會參照國外電視節目的無障礙措施,把環境音效和背景音樂都用字幕細致地解釋清楚,這讓聽障玩家們在理解劇情方面毫無難處。但聽障玩家無法享受音游,這是游戲行業本身無能為力的。

同時,眾多游戲也會根據自身實際情況,為色盲、色弱玩家提供特殊模式,保證他們的游戲體驗。

而對那些肢體殘障的玩家,游戲行業已經提供了一些可行的解決方案。

曾任職于美國國防部的工程師 Mark Barlet,日常工作是為殘障退伍軍人提供有關生活保障服務。2004 年,他的好友罹患多發性硬化,全身只剩下兩個手指還能活動。看到因為患病而陷入苦悶的好友,Barlet 想起,好友以前最喜歡玩賽車游戲。

Barlet 先是四處尋找能夠讓好友繼續游玩賽車游戲的外設,卻無功而返。于是,他干脆依靠工程師強大的動手能力,自己制造了一套只用兩個手指就能進行操作的游戲外設,給好友使用。好友在感謝之余,也鼓勵 Barlet:既然你能幫助我,就能幫助更多的人。

受到啟發,Barlet 與好友一起成立了 ablegamers 基金會,致力于向殘障玩家提供免費定制的游戲外設 —— 即根據每個殘障玩家的身體情況制作外設。2018 年,基金會更與微軟等公司、機構合作,在 5 月 16 日全球無障礙宣傳日那天,推出了一款 Xbox 自適應手柄,為殘障人士帶來了福音。在這些外設的幫助下,殘障玩家特別是肢體殘障的玩家,也可以比較流暢地體驗 3A 大作的快感了。

看到這些形態各異的外設,不同的人可能會有不同感受。雖然近幾年各國對于殘障人士的無障礙措施越發完善,但是毋庸諱言,殘障人士在日常生活中依然面臨著諸多不便。比如在內地各個城市全面建設的盲道,有幾個沒有被隨處亂停的汽車占據;又有幾輛公共汽車是可以供輪椅便捷上下的?在日常生活還不能得到充分便利的前提下,就去追求電子游戲的無障礙,大部分對游戲沒有特殊愛好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是本末倒置。可在另一方面,相信大部分普通玩家樂于看到、希望看到殘障玩家能夠無障礙享受游戲的樂趣。

在這個問題上,與其重視他者的觀點,不如關注殘障玩家本身的需要。感興趣的讀者老爺可以去具體了解一下,你會發現,殘障玩家和我們一樣會對游戲的好壞品頭論足,和我們一樣會催促正在開發中的游戲迅速更新,和我們一樣會在論壇里進行火藥味濃厚的爭論,和我們一樣會抱怨游戲過分氪金,和我們一樣會為游戲劇情產生心情起伏。視障玩家、游戲播主 tj the blind gamer 曾在《使命召喚:二戰》里完成了 7000 多次擊殺,視障玩家 Terry Garrett 耗時五年通關了《時之笛》,《星際 2》玩家 looknohands 沒有小臂也沒有雙手、卻達到美服天梯大師級,全身上下只有左手才能略微活動的內地玩家楊東勇一樣能在極限競速游戲內賽事取得名次……游戲玩家都是相同的,就算有人看不見、聽不見、只能靠輪椅出行、無法同時使用鼠標和鍵盤 —— 游戲玩家之間并沒有本質區別。

只要喜愛游戲,怎么會不想玩呢?

并不是呼吁,只是期盼

相比于十年之前,殘障玩家的需求已經得到了更好的考慮和重視。2009 年 11 月,曾有一位視障玩家在多次詢問無果之后憤而起訴 SOE,認為其運營的網絡游戲從頭到尾沒有考慮過視障人士的需求,違反了《美國殘疾人法》。當時,一些普通玩家對這一舉動大加諷刺,認為是沒事找事,還譏笑說「聾子可以起訴《吉他英雄》、癱瘓者可以起訴 Wii Fit」。

好在如今已經今非昔比。經過數年發展,ablegamers 推出了每年一次的無障礙主流游戲大獎評選活動。這一獎項從色盲、單手、耳聾等各個方面對主流游戲給予殘障玩家的支持程度進行評分,近幾年,頗有《最終幻想 14》、《極限競速 3》等主流大作獲獎。去年,ablegamers 還開設了專門網站,為游戲開發者和殘障玩家之間提供溝通交流平臺,把殘障玩家的需求傳達給制作者,讓前者最大限度地參與游戲開發的進程。與此同時,游戲業內也更加關注在殘障玩家之中的口碑,諸如微軟、育碧、EA 這樣體量的大公司,已經把自家游戲的無障礙體驗作為重要指標,甚至會在網上提前公示。

此外,和 ablegamers 擁有相同目標的社會組織也在默默發展著。英國游戲慈善機構 special effect 專注于幫助殘障玩家,為那些無法使用雙手的玩家提供包含聲音控制、眼球追蹤等功能的特制游戲手柄。他們每年還會組織數十家游戲公司開展「特別的一天」活動,每家公司都捐出一日收入,募集到大量善款投入無障礙外設的研發。

內地游戲市場的相關情況也在一天天變好。去年年中,騰訊推出了專門為視障玩家制作的手機游戲《長空暗影》,這代表著內地大廠終于開始重視殘障玩家的需求并加以投入。坦白講,無論是制作的精良程度還是可玩性,《長空暗影》和 3A 大作乃至一般的手機游戲完全無法相比,但這款游戲的出現就說明,只要用心,我們完全可以讓殘障玩家享受到更多游戲帶來的快樂。

平心而論,電子游戲作為一種面向大眾的娛樂,事前假設玩家都是身體條件類似的普通人,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電子游戲的精髓,本來就是為了讓玩家去做現實中無法做到的事:既然殘障玩家無法在球場上自由馳騁,無法方便地游覽世界各地的風景名勝,甚至無法體會一場情節曲折的電影,那就讓電子游戲來幫助大家吧。

劃破深不見底的黑暗、穿透鴉雀無聲的寂靜,努力為需要的人們提供一對慧眼、一雙巧手,電子游戲可以做得到,只要我們想做到。

文章關鍵詞: 網絡文化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 + _substr(uids[i].name, 0, 14) + '

' + _substr(uids[i].v_reason, 0, 16) + '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興城信息網版權所有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农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