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城信息網

生鮮到家保供應"急救場" 線上買菜將成新消費習慣?

2020-03-16 07:41:03

原標題 生鮮到家保供應“緊急救場” 線上買菜將成新消費習慣?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陳克遠 趙雯琪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很多人的生活和消費習慣都發生了改變。一方面,當消費者因為疫情防控需要而自行居家隔離時,不少線下商業企業遭遇了生存危機;但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傳統商業企業也因此找到了接觸互聯網的動力,如生鮮到家、外賣等行業都在此次疫情期間,表現出了驚人的“活力”。

市場研究機構QuestMobile日前發布的《2020中國移動購物行業“戰疫”專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在今年春節期間,盡管因為疫情影響,不少商業領域都遭受了巨大損失,但在生鮮到家行業,如叮咚買菜、每日優鮮、盒馬鮮生等平臺的日均活躍用戶增速都較往常有明顯增長。

隨著疫情狀況日漸向好,因疫情催生的“線上買菜”是否能夠延續此前的火爆?對此,易項科技CEO、以太創服副總裁吳臣羽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在疫情期間產生爆發式業務增長的行業,預計在疫情過后會從現在的高峰值向下跌落。從相關行業的成熟期來看,行業的成熟周期會顯著縮短,進而在疫情過后進入新的競爭階段。

到家場景需求爆發

疫情之下,當不少線下零售企業遭遇生存挑戰時,探尋線上出路成為共同的選擇。在此背景下,不少生鮮電商平臺在“寒冬”中迎來了快速發展的機會。

根據QuestMobile在2月底發布的上述《報告》,春節假期,移動購物行業DAU(日活躍用戶數量)由3.98億下降至3.5億左右,相比往年春節假期,下降幅度略有縮小,這顯示出疫情對電商需求的拉動。

其中,較為明顯的是在生鮮到家行業。《報告》顯示,春節期間(1月24日~2月2日),包括叮咚買菜、盒馬鮮生、每日優鮮、京東到家、多點等在內的生鮮到家平臺的日均活躍用戶規模增速都較往常時段(1月2日~8日)取得了雙位數的增長,如叮咚買菜日均活躍用戶規模增速高達93.1%。對于消費者在疫情期間所產生的旺盛的生鮮采購需求,生鮮到家平臺早已從激增的訂單量上感受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叮咚買菜方面了解到,疫情期間,盡管叮咚買菜所在城市中很多用戶都回老家過年,但叮咚買菜日訂單量基本上還是能維持40萬單到50萬單,而且客單價幾乎翻了1倍,從之前的60元到現在的100多元。同時,春節期間,叮咚買菜每天新增用戶數超過4萬,每天供應的蔬菜超過1000噸。

同時,《報告》還指出,這種高增速的表現進一步持續到了春節后兩周。由于消費者返程、年貨和囤貨消耗殆盡,采購生鮮菜品的需求繼續上漲。如叮咚買菜、每日優鮮、京東到家、多點四個平臺,在春節后兩周(2月3日~16日)日均活躍用戶規模增速分別達到了165.3%、94.1%、54.4%和39.2%。

對此,每日優鮮合伙人兼CFO王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春節期間,每日優鮮的交易額實現3~4倍的增長。隨著新、老用戶持續大量涌入,每日優鮮每天的供貨量與日俱增,從最初的每天保障供貨500噸,到后續逐漸增長到了1000噸、1500噸、2000噸。同時,每日優鮮平臺的客單價也提升了30元左右,達到120多元。

可以看到的是,受到疫情沖擊,傳統的線下生鮮零售模式遭受重創,而生鮮到家的服務模式從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市場的空缺,進一步刺激了場景爆發。需要注意的是,面對激增的訂單量,生鮮到家平臺也需要面臨諸多挑戰。

“疫情早期遇到的最大挑戰其實是零售商組貨的能力,面對全國各地封村、封路等情況,貨出不來,農民兄弟不愿意采摘,工廠不愿意打包。這時候零售商要在存量不足和供給出現障礙的時候,快速連接產地,重新去組織新的貨源或者是激活存量的貨源。”王郡表示,疫情確實是讓整個生鮮的線上滲透率加速進化,在需求側井噴的同時,也讓整個行業的供給側能力經受著挑戰。

王珺還稱,經歷了此次疫情,生鮮到家行業內的競爭很可能會進入新階段,這個新階段拼的就是供給側的核心能力。

“火爆”能否長期延續?

如此看來,生鮮到家確實在疫情期間深深改變了每個人的消費習慣。根據媒體公開報道,從除夕到初六,每日優鮮小程序相比去年同期的訂單量增長309%;永輝生活·到家福州地區訂單同比增長率超過450%,銷售額同比增長超過600%;步步高better購到家業務同比增長1000%;錢大媽到家業務成交增長了5倍,訂單量增長了3倍。

顯然,在抗擊疫情的特殊時期,到家服務以及無接觸配送服務在疫情防控方面和滿足消費者采購需求方面確實起到了突出作用,但在疫情過后,這樣的火爆情形能否長期延續則要畫上一個問號。

在吳臣羽看來,受到疫情影響,消費者可能會因此有一些生活方式的改變,進而確實引起少量行業潛力變化,但是對于大多數的賽道來說,行業潛力變化不會太大,賽道價值同理也大概率不用重新審視。

“從單個企業看,疫情回落之后,緊接著的就會是同行業企業之間的激烈廝殺。以生鮮為例,之前不會用生鮮軟件的居民或主動或被動地已經能夠熟練地使用生鮮APP,并且是十幾二十幾個APP一起用。但疫情過后,雖然消費者受到了教育,會使用相應的軟件,但一部分還是會被分流到線下。更重要的是,未來可能消費者常用的生鮮軟件,還是只有一兩款。所以疫情過后,必然是爭奪存量用戶的大戰。”吳臣羽表示。

實際上,疫情結束之后如何承接疫情積累起來的用戶和品牌的信任度等問題,也是生鮮電商以及社區團購賽道創業者如今正在思考的問題。

“因為疫情期間有一些特殊性,用戶也有一些過激和恐慌性的消費,存在囤貨和壓貨現象。等疫情結束以后,用戶不可能買40斤的豬肉放在冰箱里,這種消費特性在疫情結束以后肯定會回到常態,就是正常的生鮮零售。”食享會聯合創始人溫志平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坦言。

不過,溫志平也表示,這次疫情把社區團購的基礎設施搞得比較完善,也讓社區團購得到了社會和老百姓的認可,這是非常重要的。社區以小區為單位組織的流量,遠遠不只是一個零售的流量,未來可以做很多事情,甚至可以幫助政府做很多事情。在這個非常時期,這種(樹型)流量已經發揮了非常大的價值。

溫志平同時認為,相比于疫情期間的“計劃模式”,疫情過后企業之間的競爭可能會更加市場化。

“未來社區團購的競爭一定會迎來大爆發,其他區域我還不敢確定,但是湖北、武漢一定會競爭得非常激烈。”在溫志平看來,這對于賽道玩家恰恰是一件好事,因為大家一起把賽道做“熱”,對于消費習慣養成、企業的生存和發展都是非常有利的。


網站seo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興城信息網版權所有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农场版